非良人何来情深002 她只知道,她爱他到死

非良人何来情深

002 她只知道,她爱他到死

    

    顾亦晗的眼睛,跟着一红。

  鼻尖涌起一股酸涩,原本平静的眸子一瞬间有种湿热的感觉,却硬是被她压下去。

  她是在折磨自己吗?不是的,她怎么舍得折磨自己,长久以来,她不是一直都很善待自己吗?舍不得伤痛,舍不得痛苦,舍不得挣扎,所以一直都选择忘记,甚至是欺骗。

  欺骗自己,那不过是年少一段美丽而又浪漫的记忆,仅仅只是记忆而已。

  记忆是什么,是你将它储存到某一个地方,然后丢到脑海里,任凭它自己沉浮,岁月变迁,总有一天,你会找不到它,找不到的时候,你自然而然也就忘记了。

  那个记忆里,就有一个叫做顾晏铭的人,那是她最爱的男人。

  心脏好痛,胸腔都透不过气来了,顾亦晗想要逃离,逃离这个令她感到不安焦躁的地方。

  “你放开我,放开我好吗?”

  顾亦晗低低地求着。

  顾晏铭却忍不住一把将她拉过,死死摁在怀里,不愿意放开。顾亦晗手抵着他的肩膀,使劲地往外推。

  “你不要碰我了……我求你,你不要碰我了……我觉得脏!好脏!”

  声音哽咽颤抖起来:“顾晏铭,我求你别再碰我了!”

  所有隐忍的情绪皆以崩溃瓦解,顾亦晗整个人颤抖地哭了起来,声音撕心裂肺,像喘不过气来一样挣扎着。

  顾晏铭眉宇间泛着一丝苍白,当他听到顾亦晗那一句——

  我觉得脏!

  只觉得心被什么大力碾过一样痛不可遏,铺天盖地的罪恶感袭来。

  他做了罪不可恕的事情,他对她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孽。

  很久以前,那双温柔深情的眸子经历了两年的沉淀之后变得冰冷。此时,那份冰冷里面泛着红。

  “你恨我吗?”

  顾晏铭开口询问,低沉的嗓音宛若空气里氤氲开的烟雾,将顾亦晗层层困住,喘不过气来,眼前也看不到东西,茫然失措。

  恨吗?

  她只知道,她爱他到死。

  听不见顾亦晗的回答,顾晏铭低低地笑出声来,是恨得吧?应该恨的。唯独恨意能够让他稍微好受一点,就好像是救赎一样,他有罪,罪无可恕。

  “你放开我,我有话想要跟你说。”

  这是顾亦晗起床为止,对他说过的最长的一句话了,顾晏铭连忙放开她,样子有些手足无措,但更多的还是怜惜。

  “昨天的那场雨,下得好大,缠绵悱恻,淋湿着我的回忆。你知道吗?我站在雨中,睁着眼一直想着,如果像很久很久以前一样,数着数,当我数到九百九十九的时候,你会不会撑着伞跑到我面前,朝我低吼,骂我傻瓜,指责我又懒到忘记春雨缠绵不带伞……”

  顾亦晗说得很慢很慢,好像一段话,耗尽她毕生的力气来说一样。

  她没有抬头看顾晏铭,不知道他深邃的黑眸中的剧痛。

  “你出现了,就在我数到九百九十八的时候,你出现了……那一刻,你知道吗?我以为回到了很久很久以前……”

泪眼朦胧,但顾亦晗却已经哭不出来。

  “我变成了你的女人……”顾亦晗抬起苍白的小脸,脸颊上还有清晰的泪痕:“可是,你是我的哥哥啊……”

您的位置 : 首页 > 东方 > 非良人何来情深 > 002 她只知道,她爱他到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