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打扰,是我最后的温柔017.很轻,却很真实的疼痛

不打扰,是我最后的温柔

017.很轻,却很真实的疼痛

    

    ---很久之后我才知道,这世界上注定有一个人,虽然他属于你的时间很短很少,但你如果想要忘记他,已经需要用尽一生...

  

  吴语尘离开时,顺带带走了连轩家里的大门钥匙。他没有在客厅找到他的眼镜框,摸着墙壁下了二楼。

  

  敲门进屋,朋友看到他时,已是一惊一诈了。

  

  “你这一个小时是跑哪儿去了?怎么还受伤了?咦,你的眼镜呢?还有,你的衣服怎么前面是湿的后面却是干的?你到底出去没有?”

  

  吴语尘呆呆的听着朋友一连串的问题,却是不知该如何作答。

  

  无奈的笑笑,吴语尘进到房间拿了换洗的衣服便进了浴室,忍受着一片朦胧的美。

  

  洗浴间,吴语尘似乎听到了什么声响,是从楼上传来的。似是有东西摔在地上发出的声音,又似是玻璃杯打碎的声音。

  

  匆匆洗完热水澡,吴语尘又出门了,来到三楼。

  

  侧耳在门板上细听,里面没有一丝动静。吴语尘有些不放心,拿出揣在口袋里的钥匙,打开了屋门。

  

  客厅里一片黑暗,吴语尘摸着黑靠着印象向连轩的房间摸索而去。房门是敞开的,只是房内却是黑压压的一片,什么也看不到。

  

  吴语尘抚着墙壁打开了灯,连轩如一只被包裹着的粽子一般,深深的隐在宽大的床里。

  

  床边地面上,在灯光的照射下反射出夺目的光。

  

  虽然看得不甚很清楚,可吴语尘知道,那是玻璃在光线下折射出来的光。

  

  待得他将房间打扫干净重返回连轩的房间时,连轩又开始说胡话了。

  

  嘴里一直呼喊着一个人的名字,伴随着一声声哀伤婉绝的哭声。吴语尘只觉得自己的心被扯得生疼,像是有人正伸手扯着他的心脏,一下一下狠狠的揣着,一滴一滴的正淌着血。

  

  他讨厌极了这种不真实感,奔下楼夺了好友的眼镜。

  

  连轩一直在发抖,身子卷得如一只被煮熟了的虾子一般,弯曲着,摆着一个没有安全感的姿势。

  

  吴语尘知道,连轩的所有衣物都已经被那个男人盖在了连轩的身上。

  

  可连轩依然在喊着,好冷...

  

  在无数次的细听下,吴语尘终于知道连轩在喊着什么,她在说——林焕。

  

  是那个男人吗?

  

  吴语尘心里有些吃味,羡慕着连轩的心里住着一个对她而言那么重要的男人,却又憎恨着那个男人对连轩的伤害。

  

  如果不是伤她太深,连轩怎么会痛苦成这个样子。

  

  吴语尘将手伸进被子里,连轩身上滚烫得厉害,可连轩的手碰到吴语尘的手时,竟如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,紧紧的抓着,不愿松开。

  

  心疼得似是不能呼吸,吴语尘将自己的身子埋进了被子里,紧紧的将连轩搂在怀里。

  

  将连轩的头捧到自己的手臂上,吴语尘紧紧的抱着连轩,也感受着连轩紧紧的抓着他,索求着他身上的温度。

  

  伴随着连轩身上的滚烫,合和她眼中流出的冰冷泪水,吴语尘一直保持着这个姿势坐了一夜,只至身子酸痛手臂酥麻,也不敢挪一下身子。

  

  他害怕,惊醒了连轩!

您的位置 : 首页 > 东方 > 不打扰,是我最后的温柔 > 017.很轻,却很真实的疼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