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打扰,是我最后的温柔016.把角色演成自己,把自己演到失忆

不打扰,是我最后的温柔

016.把角色演成自己,把自己演到失忆

    

    ---所有的结局都已写好,所有的泪水也都已启程,却忽然忘了是怎麽样的一个开始…

  

  吴语尘匆匆奔向房门口时,正好看到林焕正解着连轩衬衣的领扣,那般的自然,如是练习了许多次已经达到熟练了一般。

  

  倏的,吴语尘背转过身,不忍继续看下去。

  

  几分钟后,林焕抱着一堆湿漉漉的衣物从连轩的房间出来,听闻脚步声,吴语尘转过身,正好与林焕面对面。

  

  两个人,用着同样敌视的眼神在审视着对方,如同逼视犯人一样。

  

  “你是谁?”两人异口同声,语气里带着深深的敌意,还有愤怒。

  

  “我是她男朋友。”

  

  “我是她同事。”

  

  两个人,站在两个立场,只是林焕的那一声我是她男朋友说得格外的没有底气了,却带着一股子歇斯底里的咆哮。似是想要陈述一件事实,又似是想要在吴语尘的面前证明些什么。

  

  “这里有我就够了,你可以走了。”林焕瞪着同样一身湿漉漉的吴语尘,想要赶走他。

  

  “我不走。”吴语尘有些愤怒,他不知道面前这个自称是连轩男朋友的男人,为何舍得让连轩一个人在这么大的雨天里淋雨。

  

  如果他真是连轩的男朋友,他怎可以让她这么难过,难过得似是想要在这场暴风雨中销声匿迹一般。

  

  他不配!

  

  他不配!

  

  吴语尘在心里嘶吼着,吼着面前这个男人的狼心狗肺。

  

  “你凭什么?”林焕的声音有几分沙哑,拳头倏然间就挥了过来,重重的挥在了吴语尘的脸颊上。

  

  眼镜,随着林焕的那一拳腾空飞起,跌落在地上,碎了。

  

  眼前一片模糊的吴语尘只能隐隐绰绰的看到林焕的身影,反手挥了一拳,却只打到了空气。口中有了一丝腥甜味,吴语尘伸出舌头舔了舔。

  

  流血了!

  

  林焕鄙夷的看了一眼吴语尘,随身走进了浴室,将连轩的湿衣物放进了洗衣机里。

  

  回到房间时,吴语尘已经不在了。

  

  林焕去厨房烧了点开水,一直静静的候在床边。连轩发高烧了,苍白的唇都开裂了,林焕拿了连轩所有的衣服压在被子上,连轩还一直喊着冷。

  

  他连身上的湿衣物都没有换下去,只是在床边守着连轩。

  

  虽然他也一直在瑟瑟发抖,嘴唇在不停的抖着。

  

  高烧中的连轩一直在说胡话,没有逻辑,没有重点,只是一直不停的说着,有些林焕听得懂,那是他们最真切的过去,有些是林焕所不知道的。

  

  例如连轩说她想结婚了。

  

  林焕一直以为连轩是不想和自己结婚的,因为连轩从来都没有和自己说过那三个字,每次都是自己逼着连轩说她才不情不愿的说的。

  

  我爱你三个字,她从来都不屑说出口的。

  

  到最后,连轩就一个劲儿的哭着,眼泪淌了许久,浸湿了枕头。林焕这才看到,连轩那一头齐腰的长发,仍是湿的。

  

  心疼的起身,林焕到处翻找着仍找不到吹风机。颓废的坐在床前的地上,林焕沙哑着声音哭喊着,“我又忘了,我又忘了,你说你不喜欢用吹风机的,你说你不喜欢的,我怎么可以又忘了。”

  

您的位置 : 首页 > 东方 > 不打扰,是我最后的温柔 > 016.把角色演成自己,把自己演到失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