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打扰,是我最后的温柔014.明媚又忧伤的女子

不打扰,是我最后的温柔

014.明媚又忧伤的女子

    

    ---有一次你对我说:有的人,是无价之宝。我多么感动啊。对了,我常常这样想,谁把我放在心里的这种位置上,我才把自己的一切给他。不能给一个不咸不淡的人,不能给一个不冷不热的人,不能给一个不死不活的人,因为他不配,他根本不配...

  

  听到门外的声响,吴语尘暂停了手中的游戏,疑惑的起身去开门,却在开门的瞬间视线下落时看到了躺在地上的连轩。

  

  她身上单薄的白色衬衣紧紧的贴着身上,略微显得有些透明,露出里面粉色的bra,湿漉漉的头发仍在淌着水珠,地上已经湿了一片。

  

  连轩瑟抖着身子,显然已经昏迷了过去,脸上露出沉痛之色,似是在忍受着什么痛苦。

  

  吴语尘来不及心猿意马,慌乱的将连轩抱将起来,转身进屋前却有了一瞬间的迟疑。

  

  屋内,好友传来声音,“谁啊?”

  

  吴语尘瞬间惊醒,胡乱回了一句,“没什么,我有事出去一下。”

  

  抱起连轩,吴语尘大跨步朝着三楼奔去,身后隐隐传来好友骂骂咧咧的声音。

  

  大雨天往外面跑,疯子。

  

  吴语尘低头看了看怀里瑟瑟发抖的连轩,有些无奈的笑笑,嘴角微微上扬。

  

  是啊,自己真是疯了。

  

  可看到连轩紧皱的小脸和她已然苍白的唇,吴语尘顾及不了太多了。在他的印象中,连轩总是带着一脸温和的笑,可说起话来却总是带着一股子凶恶的气场,圆圆的脸蛋配上她自以为很凶恶的表情,可爱极了。

  

  只是,吴语尘总是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,在连轩那明媚的笑容背后,在她那双灿若星河爱笑的眼睛里,总是夹杂着一股悲伤,一股怎也抹不去的忧伤。

  

  吴语尘想起了郭敬明说过的一句话,我落日般的忧伤像惆怅的飞鸟,惆怅的飞鸟飞成我落日般的忧伤。

  

  连轩就是那样的一个女子。

  

  费力的将连轩放在门框上倚好,吴语尘一边防着连轩再次摔倒,一边打开斜挎在连轩身上的包包,在包包的最里格,找到了一串钥匙串。

  

  将门打开,一股清新的百合混合的玫瑰的香味袭来。吴语尘回头望了一眼连轩,顾不得太多,将连轩抱进了屋内,放在了客厅的沙发上。

  

  屋内的光线太过昏暗,吴语尘找了半天才找到开关,灯光瞬间印亮了屋子,原是连轩拉上了窗帘,厚重的窗帘阻隔了屋外的光亮。

  

  她很讨厌光明吗?

  

  吴语尘有些出神的想着,总又责怪自己总是一个人胡思乱想。在见着连轩晕倒在家门口那一刻,就一直思绪混乱胡思乱想着,想控制都控制不了。

  

  回到门口,吴语尘想找双拖鞋换上,却只看到了一双白色的拖鞋孤零零的躺在鞋架上,是那样的孤单无助。

  

  就如此时的连轩。

  

  叹口气,吴语尘又折回身。

  

  不换了,呆会儿替她拖干净就是了。吴语尘这般的想着,进了连轩的房间。

亲们,收藏哈,有空多点点推荐票哦,么么哒

您的位置 : 首页 > 东方 > 不打扰,是我最后的温柔 > 014.明媚又忧伤的女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