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打扰,是我最后的温柔004.三年之痛(3)

不打扰,是我最后的温柔

004.三年之痛(3)

    

    --爱情,请将它格式/化...

  将自己紧紧抱起,渐渐黑下来的天似乎凉意更盛了,我不禁有些瑟瑟发抖。

  无数过往的路人纷纷向我投射来或探究或可怜的眼光,我全然不顾,将脑袋埋首在双膝之间,任由耳边呼啸而过的车子肆意的奔驰着。

  我不知道时间过了多久,感觉不到双腿的存在,连同路上飞驰的车子都渐渐减少时,我才幽幽的抬起头来,茫然的看着路边昏黄的路灯。

  它们遥遥相望,却从不舍弃的相互陪伴着,用它们的光来传递温暖。

  这是多么美好的事物啊!

  按了手机主屏按扭,解锁,43个未接电话突兀的充斥在手机主屏上,刺激着我的瞳孔。

  上面,林焕的名字赫然呈现,我抿了抿嘴,将手机关机,坚难的站起身来。

  身子晃了几晃,有些摇摇欲坠,我忙扶住了旁边的路灯铁杆,眼前瞬间一阵黑蒙蒙的,如失明了般。

  

  此时,已经接近午夜十二点了,路上很难看到散漫在路边的单身游人。支着腿,我一步一步朝着家的方向走去,却是没有勇气敢露宿街头的。

  

  不管如何,哪怕是要离开,也要回去收拾下简单的行李不是。

  

  回到家时,我只敲响了一下屋门,就听到里面随之扬起急促的跑步声。下一秒,屋门被人从里面打开,林焕红着一双如兔子般的眼睛站在屋内,一脸沉痛的看着我。

  

  “去哪里了,打电话怎么不接?我很担心你。”忽然,我的身子不由得往前倾,林焕伸手拉过我的手,将我拖进了他的怀里。

  

  随即,他的双手紧紧的扣着我的颈脖,似是想要将我揉进他的身体里一般,力道之大,我连想要呼吸都非常困难。

  

  静静的任由他抱着,闻着林焕身上清新却带着淡淡烟草的味道,我轻瞌上眼,不抗拒,不挣扎,不谩骂。

  

  早在那一巴掌甩下来时,林焕就已经失去了所有让我动容的资格了。

  

  腰上,他的手紧紧相扣,我难得吸入一口空气,头却微微有些晕阙。

  

  “老婆,我错了,我不该打你,原谅我好不好?”林焕带着赔罪的语气在我耳边轻喃,温热的气息喷洒过来,却再也带给不了我任何的悸动。

  

  我静静的听着,如同听着一个陌生人在和我说着无关痛痒的家常一般,不应答,不反驳。

  

  许久之后,林焕不安的松开我,双手捧起我的脸,深深的望进我的眼里。隔着镜片,我看不清他眼中的情绪,只是觉得他就像一个出色的戏子一般,随时都上演着他的精彩戏码。

  

  倏然间,林焕欺近身子,双唇印贴到我的唇上,我没来由的一阵颤粟,不安的甩了甩头。

  

  林焕不依,双手紧紧的扣着我的脑袋,灵活的舌头想要伸入我的口腔,却被我死死的咬紧的牙齿给阻挡住了。

  

  最终,林焕放弃了,轻轻拍了拍我的背,“先去洗个热水澡吧,水都给你放好了,换了好几次呢,都凉了,怕你冷着了。”

  

  我绕过他的身子,走进浴室,木然的拿过牙刷,挤了满满一刷头的牙膏。狠狠的漱了几次口,将牙刷放入口中,狠狠的洗刷着每一颗牙齿,和刚刚林焕用舌头触碰过的地方。

  

  血沫一滴滴的往下淌着,我没管,只到嘴里的皮肤都破皮了,嘴唇都麻木了,我才死心。

您的位置 : 首页 > 东方 > 不打扰,是我最后的温柔 > 004.三年之痛(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