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打扰,是我最后的温柔003.三年之痛(2)

不打扰,是我最后的温柔

003.三年之痛(2)

    

    --你可知,当我转身,我们早已站成了永恒的绝别...

  看着仍有几分晃动的酒瓶我不禁愕然,一脸深痛的看着林焕,双唇紧抿,带着一股倔强。

  记得我妈曾说过,她说我的头发太过粗硬,一看便知道我是一个倔强且不温柔的女子。那时,我只是淡淡的一笑置之。

  如今,我却仍用倔强的眉眼看着面前这张我将近看了三年的脸。今天是9月3号,而这个月的18号,便是我们相恋的第三个年头了。

  林焕的眼中布起了细细的血丝,隔着镜片给人一种恍惚的感觉,我突然觉得他挺陌生的。陪着他走过了将近三个春夏秋冬,可我却发觉我一点都不了解他,他就如一个永远站在百米开外的影子一般,我能看到他,却走不进他的心。

  一抹悲伤袭上心头,我怏怏的低下头,觉得眼前一片模糊,遂又忙抬起头,使劲的眨了眨双眼,将快要袭出眼眶的泪水生生给逼了回去。

  “你不想管,就别管。”林焕带着暴躁的声音随之扬起,掷地有声,惊起了几声惊呼。

  我微微错愕,半晌才消化了他的话。咬紧下唇,生生挤出一抹苦涩的笑。

  待心下平复,我才对着林焕侧了侧身子,用只能他听闻到的声音对着他开口,“林焕,你他妈的只敢对着我吼么?没本事的男人才会对着他的女人大吼大叫。”

  收回身子,我看了看唐心他们,张嘴便想叫他们继续吃。

  “啪~”一声惊响彻底打破了席间的沉寂,连邻座的人都被吓到了,纷纷朝着我们这边看过来。我看不清他们的脸,泪水朦胧了我的视线,是林焕的一巴掌将我的泪水给甩了出来。

  我抬头使劲揉了揉眼,顺带着眼中的雾水也一并揉去。唐心和裴雨他们三人早已经站了起来,一脸不安的看着我。

  我对他们笑笑,“没事,坐下继续吃吧,菜都凉了。”

  三人仍站着不动,林焕也一脸木然的坐在那里一动不动,张着嘴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,带着酒气的气息喷洒过来,让我一阵恶心。

  这熟悉的气息我闻了将近三年,却在三年这个圆满的时间里残忍的变质了。

  拿起筷子,我匆匆夹了几口菜塞进嘴里,脸包鼓鼓的,如同一个菜包子一般。唐心他们三人仍不安的站着,我一一拉过他们的手,让他们坐下来。

  许久,如同一个世纪那般的久,唐心幽幽开口,打破了一座的沉静。她说,“轩轩,你还好吗?”

  邻座的人均压低了声音在议论着什么,不用听,我也知道他们是在说刚刚林焕那一巴掌甩到我脸上的事。

  粗硬的菜在嘴里咀嚼了许久,努力咽下喉,我拿起桌上放在我面前的酒杯,里面澄黄的液体倾洒出来,我伸出舌头舔了舔手背上的酒液,苦的,涩的,极难喝。

  “来,我们干杯。”说完,不顾他们几人,我扬头将酒杯中的啤酒一饮而尽。放下杯子,我假装酒醉,一脸迷糊,“各位,我有点晕了,先走了,你们慢吃,拜拜。”

  身后传来裴雨他们不安的呼喊声,还有几声对林焕的责备。我充耳不闻,迈着沉重的步子离开了喧闹的小吃街。

  裴雨用手推了林焕一下,声音有几分清冷,“你疯了?打她干嘛?还不快去追。”

  林焕不耐烦的甩了甩肩膀,一脸的不屑,“追什么追,不管她。”

  裴雨三人无奈的叹了口气,唐心不安的转过头想看看连轩去了哪里。可转过头来,早已不见连轩的身影。

  眼泪始终都没有流下来,沿着马路的街道,我一步步扎着11路往家里走。沁凉的风迎面刮过,眼睛生涩的疼,我忙蹲下身子,紧紧的抱着自己,似乎温暖了许多。

您的位置 : 首页 > 东方 > 不打扰,是我最后的温柔 > 003.三年之痛(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