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打扰,是我最后的温柔067.你怎可以如此的心狠,带走我的欢乐,赋予我忧伤

不打扰,是我最后的温柔

067.你怎可以如此的心狠,带走我的欢乐,赋予我忧伤

    

    ---你怎可以如此的心狠,带走我的欢乐,赋予我忧伤...

  吴语尘被闹钟吵醒,揉着惺忪的睡眼从床上爬起。一头黑发如鸟巢一般的耸搭在脑袋上,整个人像只愤怒的狮子。

  拖着迷糊的意识洗漱,洗头,吹头发。

  出门时,吴语尘下意识的走到楼梯口朝着三楼看了看,紧闭的大门让吴语尘有些压抑。

  想了想,吴语尘还是打消了往上走的念头,沉闷的走下楼梯,出了小区。

  一直等到九点,吴语尘都没有看到连轩的身影。似乎如昨日连轩所说的,她已经没有理由再留在这里不走了,所以她也没有来。

  本想打个电话询问一下的,可吴语尘终究是想到了连轩那时拒绝的神情,有些别扭的闹着性子。

  白易到公司时,吴语尘从座位上站起,跟着白易进了她的办公室。

  “白总,我想找你谈一下。”吴语尘站在白易的办公桌对面,看着白易精明的脸。

  白易端坐于桌后,抬眼看着吴语尘。“恩,你说吧。”

  “请白总让连轩回来上班,她没有错。是我喜欢她,和她没有半点关系,只要不产生办公室恋情,她就可以留下来继续工作。那我走,只要我走了,她就可以留下来了是不是?”

  “就算你走了,她也必须得走。”白易语重心长的说着,眼里也有几分困惑。

  “为什么?她到底做错了什么,为什么你非得逼她走?”

  “这不是我能决定的,抱歉。”白易话里透着一股无力,那句抱歉,也许不仅仅是对吴语尘说的,也有对连轩说。

  吴语尘怏怏的从白易的办公室出来,心口如同压着一块巨石,有些喘不过气。

  手机拿在手里辗转着,却终是没有下定决心要打电话给连轩。

  “吴语尘,外面有人找你。”人事小妹走到吴语尘的座位,指着办公室外。吴语尘心中突然像是有了一抹亮光,腾的从座位站起,冲出了办公室。

  “怎么是你?”看到来人,吴语尘脸上的笑容顿时消失不见,眼里甚至还有怒意。

  “连轩人呢?”林焕一脸的焦急,右手伸过来揪住了吴语尘的领口,用一种恶狠狠的口气。

  “她在哪儿不要你管,你没资格找她。”吴语尘手一扬,挥开了林焕的手,两个人面对面的对峙着。

  “我去她家找过了,家里没人,敲门也没人理。你告诉我,她到底去哪里了?”林焕的声音微微有些颤抖,整个人早已慌了神。

  吴语尘一怔,眉头拧了拧。

  将手机掏出,划开屏幕刚想要打连轩的电话时,却看到了一条未读简讯。

  “谢谢!”两外苍白无力的字,是在早上7点50分时发过来的。

  手一松,吴语尘手中的手机跌落在地,摔得四分五裂。

  像是发了疯一般,吴语尘拔足往前冲,将林焕撞倒在地也不管不顾。

  “连轩,你怎么可以如此待我?怎么可以走得一声不响?我恨你,我恨你。”吴语尘一边怒吼一边往楼下跑着,双眼里充斥着殷红的血丝。

  “师傅,去机场,快...”

您的位置 : 首页 > 东方 > 不打扰,是我最后的温柔 > 067.你怎可以如此的心狠,带走我的欢乐,赋予我忧伤